万美娱乐系统下载-原创 “股王”全通教育卖身,往事不堪回首

万美娱乐系统下载-原创            “股王”全通教育卖身,往事不堪回首

万美娱乐系统下载-原创 “股王”全通教育卖身,往事不堪回首

原标题:“股王”全通教育卖身,往事不堪回首

斑马消费 范建

曾经的A股“股王”全通教育,终于走到了卖身的地步。

近期,公司公告控股股东陈炽昌、林小雅夫妇和一致行动人,拟通过股权转让+投票权委托的方式,让渡全通教育控制权。

疯狂并购、快速催肥、商誉爆雷、业绩暴跌;概念炒作、股价上天入地、股东高位减持……这些,就是全通教育上市5年,给市场留下的全部印象。

催肥的规模

全通教育(300359.SZ)的成长,就是一部疯狂并购催肥+炒作概念的历史。

2014年创业板上市之前,全通教育还只是一家年营收规模刚过亿元的中小型企业。

彼时,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家校互动信息服务,该业务主要与各地基础运营商合作,公司的直接客户是中国移动。招股书数据显示,公司从中国移动获得的收入,占各期营收的85%以上。且公司6成以上收入都来自广东省内,客户和区域集中的问题明显。

也就是说,公司与中国移动的合作关系以及广东省内业务的推广,将直接影响公司的成长。

另一方面,当时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等基础运营商,都在这一业务上发力,极可能对公司的主营业务造成冲击。

更大的风险是,公司与运营商的合作,还是采取短信、电话等传统方式,一旦微信、QQ等社交型移动APP涉足该领域,低成本的优势,将对全通教育的业务带来摧毁性打击。

全通教育或是已意识到自身业务存在的风险,上市之后,就开始利用资本市场的优势,疯狂进行外延式并购扩张,快速催肥自身规模。

斑马消费统计发现,仅2015年,全通教育就耗资超过13亿元,收购了6家公司股权,公司营收规模快速从2014年的1.93亿元增至2016年的9.77亿元,同期归母净利润从4488万元增至1.03亿元。这一年,也成为了公司的巅峰。

公司对外宣称,经过多年内生外延式发展,完成了产业链布局。特别是,公司不断讲述“全课网”平台故事,将公司包装成“领先的互联网教育平台”。与此同时,通过收购继教网技术,将业务延伸至K12教师的继续教育培训市场,引发资本市场的持续炒作。

业绩炸药桶

2015年的疯狂并购之后,全通教育扩张的脚步仍没有停歇。

2017年,公司再度出资超过1.3亿元收购两家公司股权,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大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上市之初,全通教育仅有一家子公司,到2017年末子孙公司已多达44家,公司员工数从2013年末的834人,快速增至2017年末的2031人。

持续大规模并购导致公司商誉暴增,2017年末公司商誉总额已达13.9亿元,占公司总资产的48.58%、占净资产的62.5%。

规模的扩张并未带来业绩的持续提升。全通教育归母净利润2016年首次过亿,随即出现大幅下滑。

2017年,在公司营收增长5.52%,首破10亿元的情况下,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5.60%。

公司表示,主要是信息化项目业务拓展导致费用的增加,该业务市场分散,业务运营效率低,2015年收购的西安习悦、湖北音信因业绩下降已出现商誉减值。

业绩下滑、商誉减值的大门一旦打开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此前积累起来的巨额商誉,摧枯拉朽般地摧毁公司业绩。

2018年,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双降,特别是归母净利润亏损达6.57亿元,并购子公司全面出现商誉减值,减值损失高达6.86亿元,精商誉大户全通继教一家就减值超过6亿元。

2019年,公司业绩巨亏的趋势继续加大。

业绩快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7.18亿元,同比下滑14.51%,归母净利润亏损7.33亿元,商誉减值仍是罪魁祸首,初步估算商誉减值金额为6.15亿元。

斑马消费注意到,作为公司最重要的子公司——全通继教业绩下滑明显。公司总收入没有大幅变动,但毛利率从前几年的55%以上,下滑至21.16%,该公司的净利润从2016、2017年的过亿元,跌至亏损超过4000万元。

斑马消费统计发现,公司2015年和2017年收购的8家子公司中,6家业绩大幅下滑,其中两家主要子公司业绩由盈转亏。

2019年,为扭转业绩颓势,公司欲再度以15亿元天价收购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自媒体公司“巴九灵”,历时半年宣告终止。

2018年和2019年,公司连续巨额亏损,保壳成为新一年的首要任务。

股市绞肉机

全通教育顶着“互联网教育”的光环,在资本市场的炒作之下,公司股价一度高达467亿元,超过贵州茅台,成为沪深两市“股王”。

但公司的成长性、业务的持续增长能力一直饱受市场质疑。连续两年的业绩爆雷,已证实了外界对全通教育的判断。

公司总市值从最高450亿元跌至目前的50亿元,多少散户成为牺牲品不得而知。

可以明确的是,公司的早期投资人、董监高以及实际控制人,已通过减持公司股票,真金白银落袋为安。

2011年,全通教育引入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公司、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两家外部股东,两家公司分别出资3000万元和2000万元。

上市之后,中小企业和中泽加盟成为持有公司5.53%和5.14%的第三和第四大股东。

一年解禁期过后,两家公司就开始顶格减持,到2016年4月,两家公司已清仓所有全通教育股份。

其中,中小企业套现11.69亿元、中泽嘉盟套现12亿元。

公司董监高减持也毫不手软。监事王海芳持有上市后2.99%股份,为第七大股东。2015年8月,即从公司离职,不再披露其减持状况。从定期报告来看,当年末,其持股数就已降至1.89%。

公司董事、前十大股东万坚军、汪凌减持同样凌厉。持股解禁后,二人连续顶格减持。万坚军在2018年2、3月两次减持套现1631万元,汪凌则2017年9月-2018年3月,多次减持套现超过5100万元。

2018年5月,两人同时从公司辞职,不再披露减持情况。

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炽昌、林小雅夫妇,为了套现,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隐瞒代持,而受到主管部门处罚。2017年2月至2019年12月,陈炽昌和其一致行动人累计通过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,共计套现8.9亿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